搜索
宠物美容首页

紫光国微:800亿定增烟消云散 放弃战略转型

紫光国微:800亿定增烟消云散 放弃战略转型

紫光国微要有大动作已经打好预防针了,不仅预告了重大资产重组信息,还通过10余天停牌的冷静期,抛出了180亿元购买兄弟企业紫光联盛100%股权,继而获得其核心资产智能安全芯片组件公司Linxens。 在芯片题材大涨的背景下,紫光国微无疑在消息公布后就收获了涨停,只是反应过味儿的投资者又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因为这场交易后,紫光国微恐将困守芯片卡业务。 正面:打通智能芯片卡上游紫光国微与紫光联盛的关系很好梳理,紫光联盛法定代表人为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是紫光国微间接控股股东紫光集团下属控股公司,两者属于同一控制下企业,而且紫光联盛只是一家平台型公司,目的就是用于收购Linxens。 2018年中旬,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的紫光集团以22亿欧元(按照当时的汇率,约合人民币174亿元)收购了智能芯片组件制造商Linxens,但双方对此交易均保持沉默。

2018年10月,紫光国微在互动平台上表示,“紫光集团对Linxens的收购已经完成交割”。 根据此前披露的Linxens2017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来看,2017年度Linxens实现营业收入亿美元,净利润为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亿人民币),净利率达49%,按照2017年的净利润来测算,此次180亿元的收购价对应的收购市盈率约为倍,在国内集成电路公司普遍七八十的市盈率下,这次的收购价格并算贵。 只是Linxens的财务尚未公开,显得这场收购有点急迫,导致公司具体的营收情况并不清晰。 紫光国微解释称,是由于标的公司主要资产分布在多个国家、营收及净利大部分来源于境外,尽职调查和审计工作量较大,境内外的会计准则有所差异,出具财务数据所需时间较长。 所以目前紫光联盛的最终交易作价尚未确定,财务数据也未披露。 紫光国微收购方案中把Linxens捧得很高,Linxens主营业务为设计与生产智能安全芯片微连接器、RFID(射频识别)嵌体及天线和超轻薄柔性LED灯带,是全球销售规模最大的智能安全芯片组件生产厂商之一。

Linxens的业务名称也比较复杂,而其核心业务是为智能卡和电子阅读器通讯提供连接器,所以要敲黑板了,Linxens的业务是智能安全芯片组件,而不是智能安全芯片,只少了两个字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Linxens是芯片卡公司的上游供应商Linxens的业务重要吗,对于紫光国微来说很重要。

紫光国微主要业务就是智能安全芯片,主要产品为SIM卡芯片、第二代身份证芯片、金融IC卡芯片等,2018年,智能安全芯片为紫光国微带来的营收占比达到%,特种集成电路和储存器芯片分别占比%和%。

因此收购Linxens后,紫光国微将获得安全、稳定的微连接器供应源,并借助Linxens在海外的销售渠道和客户关系,拓展海外智能安全芯片业务,使紫光国微实现“安全芯片+智能连接”的布局。

紫光国微主营是集成电路和智能卡芯片,该业务的市场护城河远没有其他系统级芯片高,国内同类型企业数量较多,比如()、上海科技等,甚至紫光国微市场份额上都已经不占优势了。

进行产业链上游的延伸,会有助于紫光国微业务成长,但Linxens的帮助也就仅限于此了。 近年来,随着技术成熟及产品的规模化应用,射频识别芯片等硬件成本不断下降,基于、物联网的集成应用解决方案日趋成熟。 仅A股上市公司中,涉足射频识别技术便有30多家公司。

比如(),它主要业务集中在RFID业务模块,2018年营收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亿元,除了出售子公司带来的投资损失,远望谷的亏损还来源于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和营收状况未达预期。 最早的物联网概念就是依托于射频识别技术的,在本世纪初已经得到了应用,也算得上是一个“古老”的行业,目前,射频识别行业已经进入成熟期,涉及射频识别相关业务的企业众多,而紫光国微不辞辛苦的从国外迎来洋和尚,到底念的经能否比得过本土和尚,这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反面:战略转型彻底放弃其实紫光国微选择并购Linxens消息的时间点真的很巧合,正巧是在其终止2015年度推出的800亿元的定增计划,彼时,这是中国A股历史上第二大再融资。 紫光国微这两年的外延式并购并不顺利,除了在2017年收购台湾两家封测企业落空外,还中止了对长江存储的重组,按照当时披露的资金用途,800亿元中的600亿元投入存储芯片工厂,亿元用于收购台湾封测厂商力成25%的股权,162亿元用于收购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

几年下来,紫光国微依然在老本行芯片卡领域转悠,甚至DRAM存储器芯片设计公司西安紫光国芯,因为经营不善被上市公司转让给紫光集团下属公司紫光存储。

紫光国微过去是涉足智能安全芯片、特种集成电路、存储器芯片、FPGA、半导体功率器件等领域的芯片设计龙头公司,现如今只能困守智能安全芯片。

2017年存储芯片业务火爆,紫光国微虽然早早看中这部分市场前景,却生生把自己给耽误了,尤其是存储芯片行情火爆后,导致企业抢夺晶圆产能,造成像台积电、中芯国际这样的晶圆制造厂大幅提价,紫光国微一方面产品产量有限,没有议价能力,另一方面拿到的晶圆价格非常高。 成本端受制于人。 在存储业务增长乏力的情况下,紫光国微还有一个新的亮点就是FPGA,既可编程逻辑器件,它相当于未来的机器处理器(CPU),被誉为可编程的“万能芯片”。

紫光国微曾是国内稀缺的FPGA企业,甚至对标FPGA龙头赛灵思(),然而2018年初紫光国微将做FPGA的紫光同创卖给管理层和母公司了。

在2019年1月,紫光国微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表示,公司FPGA产品可以用于通信领域,在目前的4G等通信设备中已经有应用,未来5G通信的推广将会增加此类产品的需求,但对产品也会有更高的要求,以中高端产品为主,对公司现有产品的需求不大。 也难怪有投资者觉得紫光国微的身份,在其实控企业紫光集团眼中就是个干儿子,紫光集团的并购投资无往不利,紫光国微却是处处碰壁,过去的芯片封装龙头在原地踏步之下业务量虽然逐年提升,但市场话语权却日益稀薄。

在众多企业纷纷争抢芯片产业高端战力的时候,紫光国微却被限制在芯片卡一隅,除了金融系统的芯片还有一看,剩下的呢?二代身份证、手机卡、酒店门卡、交通卡...紫光国微只能在这些市场打拼了,而且还把Linxens背在身上,一方面给紫光集团带来了可以参与芯片产业竞争的大笔现金,另一方面商誉和芯片卡市场竞争自己背,紫光国微的成长空间已经被限制住了。 原标题:紫光国微连错风口:800亿定增烟消云散放弃战略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