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宠物美容首页

宁波本地小龙虾为啥难觅踪影?,水产资讯,水产新闻频道

宁波本地小龙虾为啥难觅踪影?,水产资讯,水产新闻频道

宁波本地小龙虾为啥难觅踪影?,水产资讯,水产新闻频道

  近年,小龙虾已成为现象级消费热点红遍大江南北。

作为小龙虾消费的一个大市,宁波人现在每天可吃掉5万公斤小龙虾,而这些小龙虾几乎全部来自外省,本地产的养殖小龙虾却悄无声息  进入5月中旬,小龙虾大批上市,在甬城,从高档酒店到路边摊、夜排档,小龙虾成为餐桌上的主角。

  浙江宁波有养殖小龙虾的吗?在这场小龙虾掀起的消费热潮面前,能否将本土小龙虾养殖业参与到网红盛宴中?日前,笔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批发市场难觅本地小龙虾  5月21日下午1点多,笔者走进宁波市路林市场鲜活水产交易区。

此时,正是一天中小龙虾交易的高峰,多辆运虾车进来卸货。 讨价还价声中,一箱箱包装整齐的小龙虾被零售商贩、餐馆采购员买走,最终跳上餐桌。

  市场里有宁波本地产的小龙虾吗?笔者连着询问了七八家批发商,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没见过。 江苏批发商老舒从事活虾生意10多年,他告诉笔者,宁波市场上的小龙虾基本都是来自江苏、湖北、湖南、安徽、江西五省,供应略有先后,最近是江苏虾唱主角,再过一阵,湖北虾大批进来,价格会略有下跌。

到6月,有少部分虾来自湖州、嘉兴,但宁波地产的,还真没听说过。

  据了解,眼下,路林市场每天小龙虾交易量在5万公斤左右,到六七月旺季,有望增加到每天8万公斤。 去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宁波人甚至一天吃掉10万公斤小龙虾,创下了消费纪录。

  巨大的小龙虾市场,难道就没地产虾的踪影?宁波有人在养的,但数量少。

一位来自慈溪的批发商说,慈溪、余姚一带有少数养殖户在养小龙虾,基本上就地消化掉了,不会进入大型批发市场,因为没有价格优势。

  在鄞州经营餐馆的林老板说,小龙虾原料价格掌握在外省批发商手里,淡旺季差异巨大,如果地产货有一定数量的稳定供应,直接到塘头采购,现捕现卖,对餐馆来说是欢迎的。   养殖户正在试验稻虾混合种养  就在笔者有点失望之际,余姚河姆渡镇农办主任虞耀土打来电话说,镇里的小泾浦村有几户在养小龙虾,最近开始起捕了。   5月23日上午,笔者来到小泾浦村。

养殖户童国军正和父亲一起在塘里起捕,20亩的养殖塘四周围起半米高的拦虾网,提起放在塘里的地笼网,网里的小龙虾就哗哗地倒了出来,一网有十几斤,清理了三四张网,收获满满一大袋小龙虾。   养殖塘原本是稻田,田中央还散种着早稻,表面上看不见小龙虾在游动。 童国军说,小龙虾昼伏夜出。

童国军原本是养茭白地甲鱼的,这次是头回改养小龙虾,这东西长得快,清明时我放的苗,一天喂一次料,不到两个月,每只平均长到25克,俗称5钱虾。 童国军说,他共承包了60亩塘,眼下每天能收50多公斤小龙虾,根据周围龙虾馆的订单起捕,销路不愁。 少数个头大、单只近一两重的能卖到80元/公斤。

  养小龙虾是我们村一次产业转型尝试。

小泾浦村党支部书记李接丰说,小泾浦是河姆渡茭白主产区之一,近年由于农村劳力缺乏,茭白田、水稻田出现抛荒现象。 地荒着怎么办?去年下半年,李接丰联合村里5户农户到湖北、江苏以及金华等地考察后,决定用流转来的400多亩地养殖小龙虾。 据悉,这也是目前宁波单片面积最大的小龙虾养殖基地。

  去年秋天,李接丰就在塘里放养种虾自然繁殖,今年清明前后,我的头茬小龙虾就上市供应了,数量不多,售价80多元/公斤,很是抢手。   李接丰告诉笔者,他们估算过,一亩养殖塘顺利的话,能收小龙虾7000多只,总重150公斤~200公斤。

按每公斤40元零售价计算,产值七八千元是能保证的,毛利将近一半,比单纯种粮效益高好几倍。   今年,位于海曙洞桥的宁波飞越沙港农业基地也养了50亩小龙虾。

套养小龙虾的稻田不能施农药,小龙虾的排泄物还是上好的有机肥,种出来是生态虾米品质更好。 吴陈飞说,这也是目前两湖地区普遍实施的模式,两项相加,每亩能增加3000元~5000元的收入。   吴陈飞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形成塘头到餐桌的养殖+餐饮产业链。

洞桥的水质好,养出的小龙虾品质也好。 我们在鄞州舟宿夜江开设了龙虾馆,用自己养的小龙虾做菜,顾客很喜欢,效益又能提升一大截。

  养殖小龙虾需防风险破难关  从当初栖身河沟无人理到如今红旗插遍全国,小龙虾产业在中国的崛起已成了一个神话。

  其实,宁波养殖小龙虾历史并不短。 据笔者了解,早在10年前,当时盱眙龙虾名气日响,价格上扬,宁波也曾兴起过一阵小龙虾养殖热,但没几年就冷了。 宁波市农业农村局渔政渔业部门相关人士说,当时基本是鱼塘单养,由于养殖技术没过关,加之使用的又是野生的美国原种克氏原螯虾来繁殖等原因,产量一直上不去,等到后来市场价格一跌,养殖户赔多赚少,慢慢自行退出了。   这几年,外省小龙虾养殖产业之所以发展得如此迅猛,得益于养殖空间的拓展,一跃成为产值过千亿元的大产业。 宁波市海洋与渔业研究院院长林庆欢说,像湖北、安徽等地,政府出台政策,大力推广虾稻共作模式,突破了原来池塘单养的局限,产业迅速扩大。

仅湖北一省,小龙虾养殖面积就有500多万亩。

虾稻共作,藕虾共作模式学界多年前就在研究,已蛮成熟,现在杭州、嘉兴、湖州平原一带也在推广,而且小龙虾苗种质量也提高了,综合效益的确不错。 宁波不妨也可试验一下。

  据笔者了解,这两年,随着小龙虾市场行情趋旺,又点燃了本地部分农户的养殖热情。 鄞江悬慈村的鲍德财是淡水鱼养殖户,这两年将30亩鱼塘改养小龙虾。 但总体看,全市小龙虾养殖户数量还很少,单户养殖一般几十亩,单兵作战尚未形成规模效应。

  农业部门相关人士指出,水产养殖历来是高风险行业,小龙虾也一样,别以为它生命力强,好养,其实不可控的因素非常多,新进入的养殖户一定要当心。 这并非虚言。

比如余姚马渚镇一村,去年小规模试验荷花田套养小龙虾获得成功,可之后一扩展养殖规模,虾产量却上不去,总账算下来反而亏了。

  与两湖流域及江苏等地不同,宁波平原少,大水域少,全市淡水养殖面积加起来不过1万亩,如果要发展稻虾共作等模式就需要对现有的有关农田保护利用政策进行调整,出台相应配套规范标准。

渔业科研部门人士也指出,小龙虾毕竟是外来物种,大规模养殖一旦失控,会不会造成生态灾难还需要长期的科学跟踪和评估。 此外,小龙虾的重金属残留,也是消费者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   对河姆渡镇这样的传统耕作区来说,解决无人种地的问题更为迫切。

最近,该镇出台了政策,鼓励农户实施稻虾养殖、茭白田养虾、藕田养虾等模式。 虞耀土说,这几种模式怎么推广,如何规范,要经过严格审定,还要符合相关政策规定。

小龙虾养殖,像病虫害防治等方面还有很多技术难关需要破解。

现在是照搬外地经验,还在起步阶段,很多东西需要摸索。 虞耀土说。

投稿邮箱:水产网编辑:agronetlinwe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