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宠物美容首页

百花仙子下凡记之三回天庭

百花仙子下凡记之三回天庭

  云霄睥睨,霓虹催催。

百花仙子经历十二道轮回,重返天庭。   这一次她不再是孤单一人,待罪的身份。

她的手牵着白岑上神的手,在汹涌的云海之间,一个是姹紫红袖,裙角飘香的百花仙子,另一个则是素素有致,典雅矜洁的白岑上神。

  天色时辰变化都不似人间那么时光飞转,一睁眼一闭眼之间,就昼夜交替,也不似人间那么充满了生杀予夺,尔虞我诈。   天宫飘着静静的天宫曲,百花仙子噙着泪水,为自己重新回到这故乡而喜悦,也为自己的过错感到无地自容。 一旁的白岑上神也若有所思,喃喃有词。 她的目光眺望向远方的一个点。   百花仙子撩起袖角,打探似的问白岑上神,“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一世吗?”  “记得,记得。

”她点点头,眉心的朱砂痣闪闪发亮。   “我倒是觉得奇怪,最后一世,我居然不再纠缠,下半生都是深居简出的陪着梅花们度过的。

”  “想来也是不同的福气吧。 ”  白岑上神叹了一口气,她比百花仙子还要多思多虑,上一世让她颇觉得盛衰变化的迅速和变化无常的生命。

这些都比情爱来的可贵,也可怕。   而情爱不就是一种福气吗,有则有了,过去则过去了。   这么想着,白岑上神准备先一步离去。

“百花仙子,我想先回我的宫殿,想来那里不知荒废了多少,我去看看。

以后有空也来坐坐。

”  她也料定百花仙子早已有所顿悟,受苦受难之后的百花仙子,虽然形容憔悴,但是让她欣慰的另一点是,百花仙子不再是从前那个痴痴哎哎,心神摇荡的小仙子。 她比从前更大度,更知足,更有大智慧。   白岑上神忍不住摸摸百花仙子的额头,“妹妹,欢迎你回来,别在这南天门逗留太久啦。

你也可以改头换面,开始修行啦。 ”  开始修行。

  百花仙子被“修行”两个字点醒,她不正在苦苦修行吗,终于从污浊的凡尘解脱出来,她松了一口气,羡慕的望着白岑上神,低下头去,算是默认了。   望着白岑上神远远飘去的身姿,百花仙子觉得那样遥不可及,又那样美丽如织。 她停住了,又瞥去嫉妒的一眼,然后独自笑笑。

  迎面来了一个老仙人,颓颓的肩和背脊,笑弯了的双眉,红彤彤的脸颊,他还是那样春风得意,他就是定夺天神命格的天命神君。   “小丫头,你回来啦,欢迎欢迎。 ”  “假惺惺。 ”百花仙子撇过头去,不开心。

  “怎么了小丫头。 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前几世吧?如何?”  “您老真厉害……”  “哪里哪里。 小丫头莫生气,自然有道理在其中。

跟我来吧。

别在南天门吹风儿咯。

”  天命神君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天神们的命运,他的命谱里都定好了,还可以未卜先知,吉凶难料的前方都在他手中。

  百花仙子感觉自己像被提着头发走路的玩偶。 一想到前几世的纷争,自己的痴傻,她的脸涨的绯红。 她想,原来世上没有最苦的,只有更苦的。   他们一前一后的来到天命镜前。   那是一面硕大的镜子,明晃晃的像一个湖泊。

镶嵌的金碧辉煌,而里面空无一物。   天命神君挥着拐杖,“百花仙子呀,那你待在这里好好回顾回顾吧。 ”  “哦。

知道了。 谢谢神君。 ”  “受不起。

唉,早知有这个果何必当初的因呢你说。 ”  百花仙子也是这样想。 她耐着性子,回顾起那十二世的情劫。

有些她似乎都忘记了,她的眼睛对着那面镜子,遥遥远远的进入了早先。

  那个骑着棕色大马,举着方圆大旗的妹喜,把百花仙子吓了一跳。

“我的老天。

”当妹喜被夏桀蹂躏的时候,当她为着并不属于她的天下奔波的时候。 百花仙子想起当时的她,还是那样的富有正义感,那样的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就是救世主。

而其实,不过是一个玩物。

  爽然若失之余,她看到了第二世,这一世的她美艳动人。 可是偏偏一女侍二夫。 无论她对谁忠贞,结果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百花仙子觉得息妫其实是可憎可鄙的,因为现在回过头去看她,除了调戏和挑逗,哪里来的真情?就算是珠光宝气,明眸善睐,遭遇的竟然是如此的结局。

  息妫的面庞渐渐融化成一滩水,浮现溪边的一个浣纱女。

好吧,百花仙子认得这个女子,她爱过一个人,那个人追求的却是名利,是国家,是君臣的道理。

那个人聪明,睿智,但是,但是在她追随他,渴望他的时候,他出卖了她。 西施纤纤玉手和丝丝秀发都是为了她的夫君而生的,那是一个小小的女子的国度,那里没有国家,没有战争,更不允许有买卖和利益。

可惜她错了,落得一个好名声,又有什么用呢?  接着是一个纤腰起舞的舞娘,是赵飞燕!百花仙子嘿嘿一笑,原来当时她的身材这么好,她禁不住偷笑。 她几乎忘记了这一世做了什么快活的事儿。

可是看到最后发现这个女子的结局是最惨的,因为她最不厚道。 百花仙子气得直跺脚,连连说着,“算了算了。 ”  她想起来了下一世是卫子夫,那个大气的皇后,那把端庄的梳子。

她就是那样死的,死得其所吧。 还好她没有愧对自己,她为夫君付出,为亲朋付出,但是,终究只是没有福气之人。 百花仙子有点哽咽。

  镜子也为她颤动了一下。

难道镜子也会难过吗?  然后浮现了另一个姣好的女子,在弹琴下棋。 百花仙子前思后想,居然想不起她是谁,直到看到了她生命中的男人,才知道,原来她叫甄宓。

她爱过一个人,一代枭雄,她想她当时只是爱的是曹植吧,那个把她救出重围,又和她结发的男人。 父子三人,就这样选择了她。 甄宓是外强中干的,说到底,最后那么凄楚。

百花仙子还是惦记那个没什么占有欲又中庸的曹植。

觉得他那一世皇帝当的也有所作为。 而天下是男人的,女子唯一拥有的不就是日渐衰退的姣好容颜吗?  百花仙子讨厌报恩,但是现在她不讨厌了,她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是需要帮助的。

而男女之间,却不过是相互扶持的一个过程,有幸走在一起,何不相守到白头。

  百花仙子觉得恩情才是胜于感情的,感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总是把百花仙子一个丢在最后,最黑暗的深处,也没有什么希望的光芒让她看到。 也许这就是情的劫难,把她折磨的这么憔悴不堪。

  恩情还有一点义气在里面,那个卓文君和素素苦心经营的感情,终于得到了善终。 百花仙子看呆了,要那么苦苦经营,才能保得一个善终。 以卓文君的聪明和素素的忠贞,倘若不是用在情爱上,可以用来做什么呢?对一个女子而言,原来恩情才是最终的归宿。

  一个头戴绿珠的景象在百花仙子质疑的泪光中幻化出来。 只是百花仙子沉吟良久,她顾不及看什么绿珠了。

她簌簌的落下泪来,直到听到砰的一声,绿珠掉落在地上,如山崩如地裂的响着。   她知道那是梁绿珠的绿珠,无论那男子是谁。 她知道了,结局让过程变得奇形怪状。 她也见过很多像绿珠的女子。

那些绿珠大大小小的散落在盘子里,任人宰割。   这时她看到了第十世的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原来是祝英台。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便是她了。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也是她了。

这个悲剧在百花仙子看来仍然无法理解。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死?是成亲使然吗?是让她觉得爱情恼人吗?她看到的是一个无辜的姑娘。   “哈哈,哈哈,黄蝴蝶……”百花仙子笑起来,她忘记了悲伤的时刻。

每一个快乐的时刻都会掩盖悲伤的时刻,但是总是会复现,重来,就此循环,这就是情场。   “不好意思,给你变作了蝴蝶……命谱上就是这么定的。 ”  天命神君也哈哈笑起来,“可是不要紧,这就是一个必经的历程。

看看你现在还不是安然无恙吗?”  “是啊,我现在还好好的。

”  百花仙子摸摸自己的胳膊肘,摸摸自己的指甲尖,她依旧那么凌空而卧,轻飘飘透着香气。 那些轮回的伤痛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但是她的心上留下了印记。